[國際節能環(huán)保網(wǎng)-節能頻道]

形勢依然嚴峻 抑制通脹可“速戰”但非“速

 
●影響當前物價(jià)上漲因素較多
 
●部分原因難以用調控來(lái)消除
 
●抑制通貨膨脹應成長(cháng)期目標
 
●既不能拖也別指望一蹴而就
 
按照國家統計局剛剛公布的數據,今年上半年中國居民消費價(jià)格總水平(CPI)同比上漲了7.9%,其中,6月份居民消費價(jià)格上漲7.1%,較上月回落了0.6個(gè)百分點(diǎn)。
 
上半年抑制通貨膨脹的重任完成情況如何,僅僅看統計數字是不夠的。如果離開(kāi)科學(xué)的參照坐標,枯燥的統計數字也說(shuō)明不了什么問(wèn)題。從這個(gè)意義上講,至少需要從以下兩個(gè)視角對抑制通貨膨脹的效果進(jìn)行評價(jià)。一方面,需要搞清楚的是本輪通貨膨脹產(chǎn)生的根源,在導致通貨膨脹的各種因素中,哪些是可控的,哪些又是不可控的。另一方面,從抑制通貨膨脹的預期效果來(lái)看,不僅僅要看到正面效果,更要對可能產(chǎn)生的副作用做到心中有數。
 
前段時(shí)間的經(jīng)濟過(guò)熱固然是引發(fā)本輪通貨膨脹的主因,但絕非唯一主因。從影響通貨膨脹的各種因素看,有些是很難被調控的。
 
第一,當前的物價(jià)水平在很大程度上受到了國際市場(chǎng)大宗商品價(jià)格上漲的沖擊。今年以來(lái),國際市場(chǎng)上原油價(jià)格一度接近每桶150美元的高度,中國進(jìn)口的鐵礦石價(jià)格最高也上漲96.5%,而近年來(lái)中國對進(jìn)口石油和鐵礦石依存度都達到一半以上,國際市場(chǎng)石油和鐵礦石價(jià)格的上漲必然會(huì )向國內傳導。相比之下,由于成品油定價(jià)體制沒(méi)有完全放開(kāi),石油企業(yè)從國際市場(chǎng)高價(jià)進(jìn)口原油后卻不能完全將漲價(jià)壓力向下游傳遞,而鋼鐵企業(yè)在向下游轉嫁進(jìn)口鐵礦石漲價(jià)壓力過(guò)程中卻比較容易一些。今年以來(lái),國際市場(chǎng)糧食價(jià)格也上漲了不少,大米價(jià)格一度還突破每噸1000美元大關(guān)。雖然中國對進(jìn)口糧食的依存度并不高,但由此形成的國際影子價(jià)格客觀(guān)上加大了國內糧價(jià)上漲的壓力。
 
第二,當前的物價(jià)水平在很大程度上受到自然災害拖累。今年上半年,中國先后經(jīng)歷了冰雪、地震和洪水等3場(chǎng)罕見(jiàn)的自然災害,救災與恢復重建任務(wù)艱巨,客觀(guān)上加大了對鋼材、水泥等生產(chǎn)資料的需求,造成了部分生產(chǎn)資料價(jià)格上漲,而生產(chǎn)資料價(jià)格的上漲最終會(huì )導致部分消費品價(jià)格的跟風(fēng)漲價(jià)。從近幾個(gè)月來(lái)看,PPI上漲后,CPI也會(huì )尾隨上漲。
 
第三,當前的物價(jià)水平在很大程度上受到外匯儲備增加影響。隨著(zhù)累計起來(lái)的貿易順差越來(lái)越多以及國際投機資本的紛至沓來(lái),中國的外匯儲備規模越來(lái)越大,而外匯儲備規模的擴大就意味著(zhù)人民幣的外匯占款的增加,客觀(guān)上也加大了貨幣流通量。
 
正是因為存在著(zhù)上述復雜的背景,我們更要對當前的經(jīng)濟形勢保持清醒認識,不能因為CPI這個(gè)指標比前幾個(gè)月稍微有所改善就掉以輕心,一定要看到當前的通貨膨脹形勢依然是很?chē)谰。與此同時(shí),既然上述因素并不能夠通過(guò)宏觀(guān)調控手段徹底消失,那么,抑制通貨膨脹的目標也需要與時(shí)俱進(jìn),只要盡力而為,即使全年CPI漲幅略高于年初確定的4.8%目標,也是符合現階段實(shí)際情況的。
 
迄今為止,中國出現的通貨膨脹尚屬于溫和的通貨膨脹,也就是說(shuō),物價(jià)水平雖然呈現出比較緩慢的上漲,但社會(huì )經(jīng)濟體系也能夠逐漸適應并且消化這種通貨膨脹。也應看到,如果對通貨膨脹的上升勢頭不加以約束,當前的通貨膨脹水平很有可能發(fā)展為危險的通貨膨脹。
 
從下半年來(lái)看,經(jīng)濟工作所面臨的不確定性依然很大。從目前來(lái)看,美國次貸危機如何發(fā)展、人民幣升值何時(shí)“達標”、出口退稅政策是否會(huì )調整、國際市場(chǎng)大宗商品價(jià)格如何波動(dòng)等諸多變量依然有待進(jìn)一步明確。既然如此,對下半年的宏觀(guān)經(jīng)濟調控目標也不宜定得過(guò)于死板,對GDP的增長(cháng)也不能提出過(guò)高要求,GDP增長(cháng)率如果能夠高于1998年亞洲金融危機爆發(fā)時(shí)的“保八”要求也就算說(shuō)得過(guò)去了。
 
作為各項經(jīng)濟工作的重心,抑制通貨膨脹在現階段應當是刻不容緩的,但由于各種不可控與不確定因素的影響,抑制通貨膨脹更應當成為宏觀(guān)經(jīng)濟的長(cháng)期調控目標?偟膩(lái)看,面對著(zhù)抑制通貨膨脹這一首要任務(wù),應當掌握兩條原則:一是不能拖,二是不能急。也就是說(shuō),抑制通貨膨脹要立足于“速戰”而非“速決”,不能指望畢其功于一役,一蹴而就。


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08年08月04日 打印 打印該頁(yè)

關(guān)閉窗口